熏衣之梦

【利艾】《Amour》

-Nikko猫酱-:

*灵感突现的产物,人设什么的被我吃掉了【你


 


【利艾】《Amour》


By Nikko猫酱


 


Tout cela est dans le nom de l'amour


一切都是以爱之名


 


--题记


 


 


Volume 1


 


艾伦·耶格尔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在这里碰见他。


 


有一句话是怎么说来着?对,喝凉水都塞牙。这句话完全就是他现在心情的真实写照。天,要是早知道连自己去个酒吧都这么寸,打死他今天都不会应了让·基尔希斯坦的邀约,千里迢迢跑到这么个鸟不拉屎的鬼地方喝酒。


 


说这里是个‘鬼地方’绝对不夸张。从外面看,这只是一处荒废许久的破旧宅院,自己当时站在院子门前的时候,还对着手机把让他今晚会出现在这里的罪魁祸首狠狠地骂了好一阵,直到莫名其妙被语言轰炸了一番的让怒气冲冲地从房子的大门里冲出来,一把将呆站在院子铁门前的艾伦拉进去,他这才发现,外表的破败只是个幌子。震耳欲聋的音乐和浓重的烟草气息,混合着空气中的酒精和干冰,再配上疯狂摇摆的各色射灯,昏暗而暧昧的灯光下,衣着暴露的男男女女随着音乐的节奏扭动着身体,仿佛这种大幅度的肢体摇摆在某种程度上能够舒缓一天的紧张和疲劳。


 


如果十分钟前他没看到那个一闪而过的背影,或许这个地方真的能让艾伦好好地放松一番。


 


恨恨地将手中的威士忌灌下一半,透明的玻璃杯带着极大的力道接触到平滑的桌面,发出一声短而急促的悲鸣,在人声嘈杂的酒吧中并没有引起大多数人的注意。耶格尔单手撑着发晕的脑袋,踉跄地想要站起身,却在转身的过程中把自己绊倒摔进了座椅中。大脑空白的那一瞬间,恍惚中他仿佛听到了一声熟悉的嗤笑。


 


仿佛近在咫尺。


 


这一定是幻觉。没错,就跟刚才看到的背影一样,都是自己喝高了产生的幻觉。


 


所以说,酒精这玩意儿,以后还是少碰为妙。


 


尤其是当它还具备强制唤醒‘清醒的时候绝对不会想起’的回忆功能。


 


让那边已经和刚认识的几个女孩子玩上了猜拳,嘻嘻哈哈的将色彩缤纷的鸡尾酒一杯接着一杯地灌下喉咙。看着他们打打闹闹,过分亲近的样子,艾伦喉咙一阵发紧。大脑缺氧而导致的无征兆的负面情绪令他觉得此时此刻,自己迫切地需要一些新鲜空气。习惯性地摸了摸裤袋,原本应该是鼓起的长方形纸盒的位置如今只有细长的打火机孤零零地躺着。青年皱起的眉头打成一个解不开的死结,暗骂一声,刚买不久的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被人顺走了。


 


What the hell. 


 


捏了捏眉心,艾伦默默地问候了一遍顺走自己香烟的家伙,一方面又庆幸自己不会因为某些象征性的事物勾起的回忆而令原本就不好的心情变得更糟。想到这里,他伸手拍了拍自己的后裤兜,松了口气 – 万幸的是钱包还在,看来自己还挺走运,碰上个只取其所需的。[NZ1] 


 


顺手拿了让放在桌上的万宝路,艾伦磕磕绊绊地走过去拍了拍同伴的肩膀,拧着眉头忍受着让周身散发出的浓重酒气,在他的耳旁提高了嗓门告诉他自己要出去透透气。让正忙着和女孩子们喝酒,他只对着艾伦的方向胡乱挥了挥手,便继续在欢呼声中灌下一杯又一杯的伏特加。


 


初秋的夜晚还是很冷的。冷风夹带着一丝呼啸,令刚刚从室温中出来的艾伦打了个冷战,瞬间整个人都清醒了,步伐也稳定了许多。紧了紧身上的外套,他快步绕到屋后,找了个避风的地方坐下,对着被风吹的有些僵硬的手指呵了口气,掏出烟盒抖出一支烟来叼在嘴上。手中拿着打火机擦了半天,却只有零星的火花迸出。烦躁地取下嘴边的烟,他举起轻飘飘的塑料,对着微弱的月光看了看,一次性的打火机里空空如也,一滴火油都没剩。


 


F*ck! 将打火机连同嘴上还未点燃的烟卷一把甩在地上,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似的狠狠地踩着,气急败坏的青年再也忍不住爆了粗口。该死!早知道刚刚就该把让的打火机一起拿上。


 


发泄过后,艾伦狼狈地坐回满是灰尘的阶梯,懊恼地将本来就乱糟糟的棕发揉得更加凌乱,原本跳动着的迷人的绿眼珠此刻被一点就着的狂躁所填满。他就保持着这个姿势,呆呆地坐了许久,直到寒冷的秋风一点一点地带走了他大脑中叫嚣着的酒精,眼中燃烧着的愤怒,以及他身上仅存的热度。


 


狠狠地打了两个喷嚏,艾伦脸上挫败的表情像是泄了气的皮球。最终,他不情不愿地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准备折回去室内。


 


“啧,”不大的声音令艾伦生生地停住了脚步,熟悉的语气令他打了个寒颤。他僵硬的保持着此刻的肢体动作,脑子里却像是一团稠稠的浆糊。他一次次地告诉自己这只不过是自己的臆想,但是,突然打中自己后背的物件却将拙劣的谎言戳破。被打的部位隐隐作痛,但跟心中一阵强过一阵的抽痛相比,那些皮肉伤根本就不算什么。他如受伤的兽一般颤栗地瑟缩着,却怎么也不敢转过身去。他怕自己一旦亲眼看到,便无法再压抑住胸口即将喷涌而出的情感。


 


别傻了,耶格尔不止一次地告诉自己。别忘了当初是谁头也不回地走开,留下他一个人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像个傻子一样的等了他三年。三年,甚至直到现在,他都不敢去回想自己是怎样浑浑噩噩地熬过那漫长而灰暗的三年。可当他好不容易走出阴影,过上了还算正常的生活,那个人却像是挥之不去的梦魇一般,悄无声息地再度出现在他的生命中,将他好不容易筑起的高墙防备轻易地击破。再多温暖的回忆,也抵不过一场冰冷的放逐。


 


Enough. 已经够了。


 


不记得过了多久,直到听不到身后传来任何声音之后,艾伦小心翼翼地转过身,像躲避着老鹰的兔子一般警戒地环视着四周,确定那个人已经不在了。接着,他迅速俯下身,捡起那个打在自己身上之后掉落在地的物件,拽起袖口认真地擦拭一番,举到眼前细细地端视。


 


清冷的月光打在银白色的金属上,反射出冷冷的光泽。造型简单的Zippo翻盖打火机身上,繁复优雅的花体字镌刻着一个简简单单的大写字母。


 


L


 


-TBC-


 

评论

热度(47)

  1. ninin_g-Nikko猫酱- 转载了此文字
  2. Eileen.W-Nikko猫酱- 转载了此文字
  3. ..四眼/單車-Nikko猫酱- 转载了此文字
  4. 庞丽君-Nikko猫酱- 转载了此文字
  5. joey.w-Nikko猫酱- 转载了此文字
  6. 熏衣之梦-Nikko猫酱- 转载了此文字